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域外家族办公室研究
发布日期: 2018-7-13    作者: 茹怡    来源: 北京市中银(西安)律师事务所
  域外家族办公室研究
 
  
  摘要:随着中国经济高速发展,高净值人群的财富规模和财富数量均呈现出持续上升趋势,迫切需要专业化分散资金风险和资产配置服务,域外家族办公室已经延续了数百年,笔者通过梳理和总结域外家族办公室的定义、分类、框架及服务范围,以期对我国构建家族办公室提供一些有益借鉴。
 
  关键词:高净值人群  家族办公室  财富保障  财富传承
 
  近年来,中国经济高速发展,高净值人群的财富规模和财富数量不断上升,他们中许多人已经渡过了创富阶段,开始注重财富保障与财富传承。单纯的个人财富的保值增值,或是家族企业的发展壮大已经无法满足高净值人群的需求,他们迫切需要在分散资金风险、跨境资产配置等方面获得专业帮助。家族办公室是解决高净值人群需求的金钥匙。近年来,家族办公室的概念逐渐为国人所接受,许多机构以及律师都纷纷转向财富管理领域。但是,真正意义上的家族办公室绝不只是聘请专业理财人士、组建一个小型投资团队那么简单,其背后的法律架构、治理结构才是核心与难点之所在。就目前中国国情而言,国内家族办公室专业化程度普遍有很大提升空间,国际化路径又尚不通畅,因此,笔者对域外家族办公室展开研究,梳理其特征,总结其经验,以供借鉴。
 
  一、家族办公室的定义
 
  家族办公室是财富管理的最高形态。家族办公室对高净值家族全部资产以及负债进行全方位多维度的管理和治理。家族办公室起源于美国,根据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1940年通过的《顾问法案》以及《多德-弗兰克法案》,家族办公室可以定义为:
 
  由家族客户全资拥有,其中一名或多名家族成员和家族实体享有完全控制权的仅仅只为家族客户服务,不以投资顾问的身份提供服务的专业组织体。
 
  “家族客户”包括过去、现在和将来的家族成员以及核心雇员。“家族实体”包括为家族成员或者家族信托、家族基金会和家族企业。“家族成员”包括拥有同一祖先的十代以内的直系亲属以及配偶。
 
  二、家族办公室的分类
 
  一般意义而言,家族办公室分为单一家族办公室(SFO),和多家族办公室(MFO)两大类。
 
  单一家族办公室(Single Family Office):由某一富有家族设立,仅为该家族服务而且为该家族享有完全控制权。考虑到作为一个单独实体的正常运营费用,包括招募专门的管理人员和员工,单一家族办公室通常适用于可供管理金融资产金额较高(一亿美元)的家族。除此之外,对家族的隐私性要求较高的家族倾向于选择这种模式。
 
  多家族办公室(MFO)又可以分为联合家族办公室、多客户家族办公室和机构性家族办公室。
 
  联合家族办公室(Multi-family Office):为多个家族服务,由该多个家族共同创立或享有,通常由单一家族办公室接纳其他家族客户转变而来。加入该种家族办公室可以共享人员和投资机会,平摊运营陈本和服务成本,因此对家族可供管理金融资产额要求比单一家族办公室低。
 
  多客户家族办公室(Multi-client Family Office):由专业人士设立,为多个家族服务但不为该多个家族共同所有,是独立于家族客户的实体。由于家族客户不享有该家族办公室的所有权,因此无法参与家族办公室的管理和决策的制定。因此,相对联合家族办公室而言,多客户家族办公室的家族之间出现利益冲突的可能性也较小。
 
  机构性家族办公室(Insititutional Family Office):大型投资公司、信托公司或者私人银行为了吸引高净值客户,提供客户咨询、企业咨询、重组并购以及投资融资等方面的服务。部分机构还会单独设立一个独立于机构之外的法律实体作为机构性家族办公室以单独提供服务。
 
  三、家族办公室的框架
 
  家族办公室应该支持家族企业的所有者专注于股份财富,为联合服务和不断增长家族资产采取态度和行动。从企业管理的角度,如果能够拥有充沛的资金,企业的经营和财富管理自然容易。可是,这一经验却不可推而广之到家族财富管理领域。从家族财富管理、资产保障的角度来看,当资金的规模达到一定程度就会产生新的问题。例如:家族办公室应当帮助家族企业确定用创业积累的财富用于再投资、再生产的比例,确定资产安全配置在其他类别的比例。这些比例应该如何确定?家族办公室怎样才能实现家族成员公平公开的参与到家族决策过程中来?等等一系列新问题。
 
  为了解决这些问题,我们应该从以下三方面考虑如何构建家族办公室。
 
  第一,家族办公室可选择多种形式的所有权方式。
 
  在涉及所有权的情况下,家族办公室所有权可以由单一家族办公室(SFO)或多家族办公室(MFO)持有。在许多情况下,多家族办公室还包括非家族成员,例如机构支持的实体、金融服务公司或银行的子公司,作为家族理财室的所有者,即前文介绍的机构性家族办公室。
 
  第二,注重家族首席执行官在管理中的作用。
 
  关于管理,家族成员参与将会影响家族办公室的结构和控制。设置家族办公室应当注意那些在研究的决策领域中有实质影响的执行者--家族企业首席执行官,他们对家族办公室的影响至关重要。首席执行官对公司的战略、设计、业绩和环境的行动和反应负有责任和责任。如果首席执行官是家族办公室的成员,那么管理结构将成为家族主导。如果首席执行官不属于拥有家族办公室的家族,则其不具备主导地位。
 
  第三,区分优先级和开放式结构客户端。
 
  在私人客户结构中,家族办公室只负责管理单个家族的资产,而开放的客户结构包括管理外部客户家族的资产。家族占主导地位的特点是拥有紧密的家族所有权和一个或几个家族成员主导的管理权。优先级家族办公室是指服务于一个单一家族的办公室。这样的办公室通常只管理和协调一个家族企业的需求,通常都是创始家族。媒体企业家、脱口秀主持人奥普拉?温弗瑞的家族办公室就是一个完美的例子,该办公室专门负责管理温弗瑞女士的财富和她的众多慈善活动。
 
  外部家族和富有的个人,即不属于已经建立的家族办公室的家族和个人,应努力从家族办公室支持的知识和服务中获益,并寻求成为客户。一个家族占主导地位的私人企业发展成为一个家族主导的开放的家族办公室,它可以向家族外部客户和个人外部客户提供专业知识,追求以利润为导向的商业模式。例如,总部位于伦敦的SandAire公司是由Scott Familyin 1996年创立的,它是第四代家族企业省级保险公司出售后的家族主导私人企业。随着时间的推移,在家族后人 Alexander Scott的领导下,SandAire首次向其他家族开放了服务。
 
  四、家族办公室的服务范围
 
  对于家族办公室来说,所提供的服务的范围即没有明确的法定范围,也没有清晰的行业准则。但是根据家族的特点和需求,家族办公室必须全面考虑家族成员需要的服务。
 
  家族办公室的主要服务范围包括以下几个部分。
 
  (一)投资策略
 
  此项服务是家族办公室提供的最核心的服务,具体包括:1.设立投资目标、规划资产配置、选择投资工具;2.选聘外部服务提供商;3.监督管理资产;4.安排资产托管。
 
  (二)财务和税务筹划
 
  高净值家族成员通常资产种类较多,数额较大,家族办公室应该为家族提供财税筹划服务,包括:1.配备或聘任税务专业人员进行整体资产税务筹划,单项投资或收购、并购的税务筹划,以及资产传承的税务筹划;2.财务规划,包括退休计划、理财投资、财务报表分析、收支和现金流管理;3.提供税务申报服务。
 
  (三)文件保存和报表制备
 
  对于家族成员较多或是家族资产构成较为复杂的高净值家族来说,此项服务可以起到良好管理作用。通常应保存和管理的文件和报表包括:1.投资业绩报告;2.收益分析;3.合并财务报表;4.可行性报告和比较分析;5.重要资产情况清单。
 
  (四)家族传承和遗产规划
 
  经过创富、守富阶段,高净值家族最为关注的往往是传富,家族办公室应该保证财富安全稳定的传承,并且保证传承的可靠性和低税负,最重要的是,保证家族理念和价值观即“家风”的传承。提供的服务包括:1.为传承安排提供专业性意见,并制定可行性方案;2.帮助家族律师架构方案和实施方案;3.设置目标以及时间表,进行财务要求和安排家族治理。
 
  家族办公室是律师业务的一个全新领域,充满机遇,但同时面临许多挑战。“他山之石,可以攻玉。”通过对域外家族办公室的梳理总结,希望对构建适合我国政治、经济、文化、法律环境的家族办公室提供一些有益借鉴。
 
  参考文献:
 
  [1]Jim Holt,Ambreen Warsy,Paula Wright. Medical Decision Making: Guide to Improved CPT Coding[J]. Southern Medical Journal,2010,103(4).
 
  [2]Parul Kotdawala,Sonal Kotdawala,Nidhi Nagar. Evaluation of endometrium in peri-menopausal abnormal uterine bleeding[J]. Journal of Mid-life Health,2013,4(1).
 
  [3]K Nair,L. L. K. Piang,V Tiwari,Sherin Raj,Deoki Nandan. Prevention of vertical transmission of HIV in India through service integration: lessons from Mysore District, Karnataka[J]. WHO South-East Asia Journal of Public Health,2013,2(2).
 
  [4]Halley Crissman,Kelli S. Hall,Elizabeth Winston Patton,Melissa K. Zochowski,Matthew M. Davis,Vanessa Kathleen Dalton. U.S. Women?s Intended Sources for Reproductive Health Care [23][J]. Obstetrics & Gynecology,2015,125 Suppl .
 
  [5]Martin G Myers. A proposed algorithm for diagnosing hypertension using automated office blood pressure measurement[J]. Journal of Hypertension,2010,28(4).
】【打印】【关闭窗口